荒川未名

薛小白儿:

你都如何回忆我,带着笑或者很沉默。

薛小白儿:

“纵然我有千万般好 你也不会看到 因为你没有一双爱我的眼睛”。


薛小白儿:

在幻想之中的爱情,感觉比较美丽。

池喃:

倾城易安生·如梦令
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知否?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。

大赞

門七叉:

《苏幕遮·怀旧》

黯乡魂,追旅思。

夜夜除非,好梦留人睡。

明月楼高休独倚,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。